WFU

2021年5月26日 星期三

【女孩性早熟】 新冠疫情期間,性早熟該怎麼辦?

  

在新冠病毒疫情當下,如果女孩胸部太早開始發育,該怎麼辦呢?

到醫院看醫生,怕出入公共場所意外染疫;在家裡觀察,又怕錯過評估與治療的時機。

有些孩子,被確診為性早熟,正在定期追蹤,到底要不要回診?有些孩子,已經進入治療階段,先前注射過的藥物,藥效可以撐多久?間隔多久才一定要回診呢?

以上問題,我們逐一拆解,冷靜應對!


頭痛、嘔吐、視力模糊,請立即就醫

 
若第二性徵提早出現,孩子又時常抱怨頭痛,時不時覺得噁心、想吐(症狀影響正常生活,沒辦法玩樂寫功課等),甚至有視力模糊的狀況,請立即就醫!




這是因為我們體內管理青春期時機的組織:腦下垂體,位於腦部的深處。若腦部出現了嚴重的病變,便可能影響孩子青春期的時機。因此,「提早發育」可能是腦部疾病的第一個徵兆。當孩子提早發育、頭痛、噁心的症狀同時出現,若置之不理,可能會危及生命,務必盡快讓醫生評估。

反過來說,如果孩子沒有上述所說的頭痛、視力模糊等症狀,只是胸部出現了小硬塊,那麼,真的是嚴重病灶的機率不高,先不用太緊張,因為女孩的性早熟大多是對生命健康無害的特發性性早熟(idiopathic precocious puberty)

女兒胸部開始發育了,會太早嗎?要帶去給醫生檢查嗎?


我們先把性早熟的定義搞清楚,從年紀切入。

女孩8歲以前出現第二性徵,才符合性早熟的定義。胸部若在8歲以後發育,大多是正常的,不至於影響到月經的時機與成年的身高。

初次發現女兒胸部發育,家長心情一定特別緊張,我建議爸爸媽媽們可以先看一遍我製作的《女孩性早熟懶人包》,只要幾分鐘的時間,就能掌握女孩性早熟的基本概念。


如果還是有疑慮,則可以參考我部落格內女孩性早熟的文章總整理。關於女孩性早熟的問題,大多能在文章中找到答案。

孩子被診斷為性早熟,醫師說要追蹤,現在該回診嗎?


診斷為性早熟的女孩,在初步排除一些危險狀況後,大多會進入每半年為一個週期的「追蹤期」。

在這段「追蹤期」,醫生會安排每2到3個月回診,追蹤第二性徵的變化;此外,每隔半年會安排一次骨齡檢查,作為追蹤發育狀況的客觀依據,以骨齡的變化預估剩餘的成長空間,同時,計算成年身高受性早熟影響的程度。




在新冠疫情較為嚴峻的期間,回診日期可以稍微往後延,但是,距離上一次照骨齡的時間,最好不要超過半年太多,以免錯失判斷的良機。

舉例來說,如果上次照骨齡的日期是今年寒假2月1日,那麼,下一次照骨齡的時間,理論上會安排在今年的暑假8月1日左右。就算8月無法回診,也盡量不要延遲太久才回來。

孩子正規則接受針劑治療,該怎麼辦?可以延後施打嗎?


在台灣,無論藥物廠牌,若依據注射的頻率分類,「抑制性早熟的針」性釋素類似物(GnRH analogue)共有兩種類型。分別是每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或是三個月注射一次的長效型。

這些藥物的仿單(藥物的使用說明書)上,都只寫明了應該間隔多久注射一次,沒有明確寫出是否可以延遲施打或提早施打。醫學文獻中,對於「是否可以延後施打」這個主題著墨的也不多,畢竟沒有人想到,竟然會有這麼一波疫情打亂性早熟的治療計畫。

依據我與許多專家的經驗,每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距離上一次施打的時間需落在21-35天之間;每三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距離上一次施打的時間,則最好落在77-91天之間。




附帶一提,孩子的體重越重,越不建議延遲施打。有些體位過重、達到肥胖標準的孩子,原本就會以最短的施打間隔來治療。

可不可以換藥?不同類型的藥物間否可以轉換?


也有家長問到,因為疫情關係,想減少前往醫院的次數,若孩子原本使用的是一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是否可以改為三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?

在學理上,不同劑型的藥物效果相近,都能將青春期抑制下來,但「轉換藥物種類」畢竟不是常規的醫療處置,要考量的因素很多,包含醫師的經驗與判斷、藥品是自費購買或是使用健保補助等,相關細節還是得與孩子的醫生仔細討論。




至於延遲施打是否會影響整個療程?就看延遲多久而定,延遲個幾天,對於整體療程的影響很小,但若延遲幾個禮拜,等同於「中斷療程」,身體會慢慢回到用藥前的狀態。

如果停止用藥、中斷療程,會發生什麼事呢?


「抑制性早熟的針」性釋素類似物(GnRH analogue)要達到抑制青春期的效果,需要一段時間;同樣的道理,停止使用藥物後,體內的荷爾蒙要回到青春期的狀態,也需要一段時間。

我常常將性早熟女孩的青春期比喻成一台小汽車,青春期的步調太快,就像是小汽車在路上狂奔。而這台小汽車,煞車不是很靈敏,即使我們用了「抑制性早熟的針」踩下剎車,仍需要一段時間,車速才會漸漸慢下來,青春期才會暫停。




停止用藥,就像是放開剎車,這台青春期的小汽車,也還是需要一段時間,才會回到原本的速度。

所以囉,如果孩子已經治療了一段時間(半年或一年以上),並不會有那種「今天沒打針,幾個禮拜後月經就來了」的狀況,也不至於發生「晚個幾天用藥,就前功盡棄」的情況。停藥以後,孩子體內的荷爾蒙要回到青春期的狀態,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!

至於這個時間需要多久呢?

以國內與國外的研究資料來看,當停止用藥且藥效消失後,大約再過3-6個月左右,體內青春期的荷爾蒙才會回到治療前的濃度,也就是說,停藥之後,至少要3個月以上,身體才會回到原本青春期的狀態。




舉個例子來說,若使用的性釋素類似物(GnRH analogue)是每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假設 3/1 為最後一次用藥,藥效消失的時間則是 4/1,從4/1往後算約3-6個月,身體內的荷爾蒙濃度才會回到青春期的狀態。

依據臺大醫院兒童內分泌團隊在2007年發表的研究結果,女孩停藥大約9個月後,才會遇到第一次的月經。不過,這個時間的長短會因為孩子治療前的年齡、發育程度而有所不同,有的孩子停藥3個月後就來了月經,也有一些孩子,停藥後長達2年後才有月經。

如果真的不幸得停針,一段時間後,還可以繼續用藥嗎?


停止治療後,是否可以再次用藥?這題的答案是肯定的,再次用藥,也還是能將青春期暫停下來,讓骨齡減緩、月經延後報到。

但是,實際上醫生和家長會遇到的問題是:停止治療後,是否「需要」再次用藥?




這個問題,相當難回答。必須看停藥期間青春期的步調而定。當治療中斷,青春期會以怎樣的速度進展,很難估計。

如果停藥後,發育的步調適中,身高長得不錯,孩子心理上也做好了迎接青春期的準備,那麼,說不定根本不需要再次用藥。

如果停藥期間,青春期進展得太快,停藥的時間又太久,等到要再次用藥時,生長板已經接近閉合了,那麼,損失的身高便無法補救,逝者已矣,可能也不需要繼續用藥「救身高」了。

總之,停藥後是否需要再次用藥,端看每個孩子的狀況與治療目標而定,沒有標準的答案。

疫情當下,我們更應該做的事


無論疫情如何變化,無論孩子是否性早熟,又是不是正在接受治療,有件事情是絕對不會變的,那就是:充足的運動、適度的睡眠、均衡的營養,才是孩子健康成長的基礎。




因為疫情停課,孩子在家裡的時間變多了,父母和孩子相處的時間也增加了,不妨利用這個機會,多陪陪孩子,與孩子一起建立生活的規矩,養成運動與早睡的習慣,行有餘力,再聊一下青春期這檔事吧。

如果必須就醫,那麼,在疫情當下,更應該做好充足的準備,增加就醫的效率。先了解就醫前的注意事項(請閱讀:超前部署─看性早熟門診前,要做什麼準備?),將孩子的身高記錄帶來診間供醫師判讀。此外,也得先告訴孩子:醫師會檢查第二性徵,讓孩子做好心理準備。有了完整的資料,加上孩子的配合,醫師就能更有效率的解答爸爸媽媽們的疑惑,做出精確的判斷!


註:由於每個孩子的成長都是獨一無二的,以上提供的資訊:需間隔多久回診,多久需使用一次藥物,是可以用來參考的「大原則」。實際上,每個孩子的狀況會有些許的不同,若有疑慮,請務必跟孩子的主治醫師討論,共同擬定追蹤與治療計畫。



剛剛好醫師畫重點

  • 發現女兒開始發育,別緊張,先看一遍《女孩性早熟懶人包》,迅速掌握性早熟的基本概念。女孩的胸部在8歲之前發育,才是醫學定義上的性早熟。
  • 若第二性徵提早出現,合併頭痛、嘔吐、視力模糊,明顯影響了正常生活,很有可能是腦部的疾病,請立即帶孩子就醫。
  • 性早熟追蹤期間,醫師大多會每半年安排一次骨齡檢查,若須延遲回診,盡量也不要超過半年太多。
  • 在台灣,「抑制性早熟的針」性釋素類似物(GnRH analogue)共有兩種類型。分別是每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或是三個月注射一次的長效型。
  • 不同劑型的注射間隔:
    • 每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距離上一次施打的時間需落在21-35天之間。
    • 每三個月注射一次的劑型,距離上一次施打的時間,最好落在77-91天之間。
  • 停止用藥且藥效消失後,大約再過3-6個月左右,體內青春期的荷爾蒙才會回到治療前的濃度。
  • 如果必須就醫,在疫情當下更應該做好充足的準備,準備好孩子的身高紀錄,讓孩子穿著寬鬆衣物來就診,同時幫孩子做好心理建設,都能加快醫師看診與診斷的效率。

還是很擔心?性早熟文章總整理由此去




參考資料


歡迎社群分享。如需全文轉載編輯,請與我聯絡 Dr.GrowUp@gmail.com,禁止修改文章內文,禁止商業使用,轉載必須註明原作者名稱並且附上原文連結。黃世綱醫師保留著作權 © Shih-Kang Huang all rights reserved